第48章 95

  钟烨在他两肋压了压,大手顺着到了腰肢,之后继续往下滑,滑到更暧昧的地方时,他重重揉捏一下。

  郗池被碰得耳根发红:“我知道了,回宫后我多吃饭多睡觉。”

  钟烨含住他的耳垂:“想不想朕?”

  离开前两人就如胶似漆,钟烨日日不想早朝只想日郗池。

  这半年里钟烨每天都后悔把郗池放了出去,他生气后悔的时候只能干政事,连带着京城各部所有官员都劳碌了半年。

  郗池“嗯”了一声:“每天都想。”

  钟烨把刚刚给郗池穿上的里衣又脱了下来:“坐过来。”

  长时间未亲近,钟烨精力充沛一点,郗池被折腾了两三次之后骨头都要散架了。

  钟烨咬着他的耳垂:“好弟弟,自己半年没有做过?怎么和初次一样生涩?”

  郗池床上不太喜欢讲话,因为一旦讲了会让钟烨更兴奋。

  钟烨在大臣们面前再怎么威严可怕,在床上始终不知餍足,变着法儿的调戏郗池。

  后半夜郗池枕在钟烨臂弯,尽管累得抬不起手,郗池仍旧睡不着。

  钟烨知道郗池舟车劳顿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方才两个时辰已经用了郗池所有的精力。

  他抬手擦了擦郗池的脸:“满脸的泪痕。”

  郗池自己是察觉不到的,眼泪什么时候落下来都不清楚,完完全全是因为太过刺激。

  钟烨看到郗池眼尾有些红,因为郗池肤白,所以鼻尖也是红的,他凑过去亲了一下:“困得不行吧?好了,现在休息,明天不上早朝,朕一直陪着你。”

  郗池身体有些不太舒服,尽管钟烨离开了,仍旧会有未离开的幻觉。刚刚缠绵的时间太长,以至于他一时之间缓不过来神。

  但是——两人是夫夫,彼此都是彼此的郎君,所以做什么都理所当然。

  郗池手心里有些湿黏,他握住了钟烨的肩膀,困极了的时候呢喃道:“义兄,你抱着我。”

  事后,钟烨目光柔和,他怜爱的看着郗池,只有面对郗池时才会露出如此温柔的神色,他很想将郗池揉进骨头里,吃进肚子里,与自己的血肉融为一体永不分开。

  无论如何,现在郗池都回来了,两人心心相印,郗池心里只有自己。

  钟烨抱紧郗池,看着对方陷入深眠。

  第二天早朝免了。

  一些官员听说宸王回京了,自从钟烨立郗池为后,两人就聚少离多,这回宸王出京半年,少数知情的晓得郗池以另一个身份私访民间去了。

  好不容易回来,要么和皇上在床上亲热,要么给皇上讲述这一路上的经历。

  很多京官都和地方官员有牵扯,他们真怕郗池揪出自己有什么罪。

  郑如传话让人退朝时,所有人都安安分分的,偶尔一两个见了诚王,都忍不住感慨一声:“令郎宸王殿下真受皇上宠爱啊。”

  ——长了一副倾城貌,不仅能够以色侍君,而且还人脉广阔,能给皇上分忧解难。

  诚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心里反正是别扭的,但郗池是他亲儿子,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

  诚王已经决定把官职辞了当个清闲王爷,两个儿子都能独当一面了,他现在不想干活只想吃喝玩乐。

  郗池一早上回笼觉没做成,又被钟烨拉着行云布雨,做完之后他忍不住贴着钟烨的胸口求饶:“义兄,这三天饶过我吧,腰都被折断了。”

  钟烨抚摸着郗池的脸:“你这半年里亏欠朕的,这段时间都要弥补回来。”

  郗池觉得钟烨太霸道了,可他又离不开钟烨,因为实在很喜欢,所以在钟烨肩膀上噬咬:“……”

  钟烨道:“你见民间新政推行得如何?”

  郗池点了点头:“总体是好的,一些小的问题都能慢慢解决,多地的米价都比去年低了,各地匪乱少了一半以上。一些小人很好料理,有问题的我都记录下来,让吏部处理吧。”

  钟烨抵住了郗池的额头。

  他唯一可惜的便是郗池对权势并没有太渴望,两人永远没有分出高下的机会。

  但眼下也好,钟烨为君,郗池为后,相辅相佐,一起创造一个钟烨渴望、郗池也渴望的盛世。

  两人心心相印,无论身体还是想法,都完完全全的契合。

  钟烨握住了郗池的手。他想起第一次见郗池,知道了郗池的身份,当天晚上郗池睡在钟烨的身边,钟烨在想,倘若他无法得到郗池,就一定要杀了郗池。

  如今——

  伤害对方的念头荡然无存,对现在的钟烨来说,喜欢是占有,不是杀害。

  郗池微微一笑:“义兄。”

  ......

  很多年之后,钟烨确实开创了一个盛世,暄朝版图扩张到最大,四海臣服,百姓富足。

  高楼起,宴宾客,楼会塌,王朝可能在几百年后会覆灭,但至少他与郗池留下了浓艳的一笔,钟烨成了暄朝最出色的一名皇帝,两人最终合葬在一起,生平刻在墓碑上,永远不会分开。

全本小说尽在乐读小说网!乐读小说网

第48章 95

-/-

上一章 返回列表

更多好书

陛下今天吃醋了吗完结+番外完整版章节

正文卷

陛下今天吃醋了吗完结+番外完整版